于春福:俱往矣,昨日之日不可留

[復制鏈接]
0
74
胖女王 發表于 2019-6-5 17:36:14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于春福:俱往矣,昨日之日不可留
生活中有太多苦難,但我們應對這苦難有莫大的欣喜,因為借由這苦難,我們得知自己還活著;生活迫使我們很多夢想開始腐朽,但我們應對這腐朽懷有莫大的抒懷,因為借由這腐朽,我得知我的夢想并非空虛于春福。每想到如此,我便坦然,我將大笑,我將放肆于春福。但浮夸如此,必定會引起周遭側目于春福。于是沉默一詞便油然而生于春福。

車水馬龍,日月倥傯于春福。生活本身具有的奇異的沖擊力,使我們暈頭轉向,每天都在忙碌著大把大把的事情于春福。而到了某一天,我們猛然驚醒,如噩夢一般發現,我們忙碌了一生,付出所有,卻連對生命與自我的一點選擇權也沒有得到,就這樣,過了大半日子,直到最后于春福。惆悵,輾轉于春福。

每日都在思考,渴望改變這種行尸走肉般的生活,渴望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于春福。但這個念頭卻也僅僅維持在這一刻于春福。到了新的清晨,急急忙忙得往嘴里塞入一片面包,沖出房門的那一刻,一切又回到原點于春福。

虛假、真實、夢想、野心于春福。伴隨著這些情緒,我們如同匍匐在無邊無際的雪地里,迷茫不自我,被客觀蒙蔽了雙眼于春福。我們被這些客觀因素,推著,推著,不斷向前移動于春福。無論是出于我們自己本心選擇的主動,還是他人強迫的被動,身不由己于春福。

蚍蜉撼大樹,可笑不自量于春福。或許,我們中的一部分掙扎著,企圖做些什么于春福。卻始終同蚍蜉一般,面對現實,無能為力于春福。

憶睹寰宇,什么是未曾改變的呢于春福?

生者必死,積者必竭于春福。立者必倒,高者必墮于春福。

如今看來,我們過去所經歷的一切,不都如一場夢嗎于春福?與我們一同成長的朋友,曾經刻骨銘心的感動,曾經堅信的承諾,現在又實現了幾個于春福?都已早早拋之腦后于春福。此時此刻,我們所感受到的,經歷著的,也很快便會成為我們的曾經于春福。

我們無法改變過去,更無法預料未來于春福。我們唯一能夠選擇的,便是當下,是此時此刻,也僅此而已于春福。

或許你我能夠選擇當前經歷的事,但無論看起來多么明智合理的選擇,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,誰都無法知道它的對錯,亦或者,即使出現了所謂的“結果”,誰又能判定這東西的利弊成分于春福?我們無法掌握任何事情于春福。到頭來,我們能做的,就是堅信這個選擇,全力維護這個選擇,盡量不留下遺憾罷了于春福。

原來,傾其一生,本以命格無雙,一場浮生不朽;怎料空余虛無,不過是一場鏡中花,水中月罷了于春福。終了,獨愿歸隱江湖于春福。

有誰會期待一只蚍蜉撼動大樹于春福?

又有誰看見它趁夜默默前行,破土而入,駐空了枝干于春福。

遠處,它輕抖著觸角,靜靜的看著,看著大樹在風雨中轟然倒塌于春福。這一刻,一切都變了于春福。

因為它冷眼對千夫,便也破了眾人眼中蚍蜉弱小的詛咒于春福。它選擇了睿智思考,便就失去了加之其身的蚍蜉身份的桎梏于春福。

它偶爾會回想起,那曾經的夢于春福。那時,它似乎還存在著一個名字;那時,自己是眾人眼里渺小的存在;那時,每日行尸走肉般,做著它的身份,眾人眼里應該做的事,更那堪,所謂的夢想于春福。

直到那天,它獨自決定了什么于春福。

天亮了,金色的太陽越升越高于春福。

成功了,他笑了,伴隨著周圍人詫異的眼光,放肆大笑于春福。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呢于春福?

是啊,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于春福。

俗世變幻,生靈虛無,紅塵萬丈,難樂常苦于春福。七情六欲,哪一念,算得上是執念,又哪一念,才算入了涅盤于春福。

仰視自己頭上的這片天空,微笑輕嘆,我好像是懂了于春福。頭上的人,透過井口,向下望了我們一眼,似笑非笑于春福。卻不知,更多的人,在更高處,俯視著自己的這口井于春福。

那又如何于春福?

因果輪回,正邪善惡于春福。世上本就沒有定論,何必苦苦糾纏期間于春福?

江山半壁錦瑟,塵世三千繁華于春福。奈何人生苦短,世俗涼薄于春福。

淡罷,淡罷于春福。隨它去吧于春福。

獨逍遙于世俗之上,褪下拖累,拂去濯濁于春福。

往昔已過,無須多談于春福。緊緊把握好當下,從現在開始改變于春福。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全部回復0 只看樓主

發表回復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樓主

注冊會員
聯系客服 關注微信 下載APP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意甲国米最新新闻